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平日肌肤
广告位
当前位置: 湖南城市网 > 生活资讯 >

以诺教育黄兆旦:创新教育应在平凡生活中践行

2020-01-07 17:23 [生活资讯] 来源于:未知

随着中国人口结构调整和国内市场的消费升级,教育消费在中国家庭消费支出的比重逐渐增大,中国教育市场也保持着良好的发展态势。德勤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的教育市场规模约达2.68万亿元,至2020年总体规模将增长至3.36万亿元,复合增速达12%。教育市场已进入比拼内功和规模圈地时代,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行业前景可期,如何引领教育市场实现新突破也已成为教育者们需要持续思考的问题。腾讯大粤网本次聚焦教育规划,分别从创新教育、家庭关系和留学准备等角度对话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博士、以诺优你亲子学院院长,深度探讨教育的多重可能性。

 

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博士、以诺优你亲子学院院长、以诺传媒副总经理黄兆旦女士

用好奇心驱动创新

人工智能时代,重复性劳动将被逐渐替代。如何应对未来人才被替代的风险是社会关注的重点。“我们要去思考机器暂时还无法实现的东西是什么?社交和创新。无论是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强社交能力和创新决策能力都无可替代。所谓的强社交就是建立人和人之间的联系。” 黄兆旦博士介绍道。

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曾写到:“犹太人的数目不到人类总数的1%,本应是宇宙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星团,但却经常成为关注的焦点。”犹太人却获得了全球22%的诺贝尔奖,爱因斯坦、弗洛伊德、冯·诺依曼等闪耀历史的天才都出自犹太民族。而犹太民族之所以能够持续成功,离不开他们的核心品质——质疑一切,因为他们不确定明天会怎样。为了让中国孩子更好的理解什么成就了以色列作为创新国度的称号,黄兆旦博士邀请了她在以色列的朋友专程来中国开展青少年逆商创新营,这个营将在2020年五一期间开展。

“爱因斯坦曾今说过,‘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我只是好奇心特别强。’ 但是在中国,孩子们更习惯回答问题,而不是提出有质量的问题。因为问问题是有代价的,”黄兆旦博士说到。“提问可能遭父母老师责骂。当然,随着80后90后父母成为家长主体,他们对于孩子更加耐心和包容。只是,不知为何焦虑感却越来越重。”

而在以诺教育,培养创新意识却不是意想当中那样“高大上”。黄兆旦博士介绍到:“我们在服务中渗透呵护好奇心和培养创新意识的重要性。比如说,有家长问留学前应该做哪些准备?除了常规的考试和成绩,我们建议让孩子走出舒适区,习惯自己解决问题,要经常和问题亲密接触。我们一直倡导在每天的重复性劳动中制造创新的契机,例如每天早餐有不同的样式,或邀请孩子一起参与制作的过程。当提问在平凡生活中践行,当好奇心变成习惯,当解决问题变成本能反应,我们就不需要专门来倡导创新教育了。”她认为,最让她担忧的是那些听话的好学生。当孩子能够有理有据地反驳家长,就说明孩子发现了逻辑漏洞,这种行为应当被鼓励。只是,有时候需要提醒孩子反驳的态度和方式。

激发动力,平衡家庭关系

2019年电视剧《小欢喜》走进了观众的视野,并引发了大众对于家庭教育的热烈讨论。《小欢喜》塑造了英子一家,从外人角度来看,英子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漂亮、考第一、有学区房。但英子的妈妈却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对英子是“自我感动”般地付出:不允许她有任何玩乐的机会,每天只有试卷,一心想让孩子考清华北大,根本不管孩子的意愿。最后英子在窒息的爱中患了中度抑郁症。

中国家长在为孩子进行教育规划时,往往会安排琳琅满目的课程和训练,但这绝对不是一个最优化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家庭关系就会有着层出不穷的“不平衡”。针对这种情况,以诺教育既成熟的成人动力课程之后,推出了“青少年动力营”。

黄兆旦博士介绍到,“解决中国式家庭问题的本质就是激发孩子自身的学习动力,或者说不要去破坏这种与生俱来的动力,同时提高抗挫折能力。而这些能力是21世纪人才所必需的核心能力。”培养这些能力需要父母和孩子的同步成长。

首先,家长必须培养同理心,理解孩子所经历的一切。“每个家长经常疑惑,每天为孩子赋予最好的物质条件,却培养了一个佛系的孩子。难道不应该给他们最好的吗?”黄兆旦博士说到,“优越的物质条件不应该承担所有的责备。在发达国家依然有动力满满、野心十足的孩子。家长要突破自己的线性逻辑思维模式。不是非此即彼,一个行为表现的背后有很多原因,而家长要顺藤摸瓜寻找可能性。在以诺动力的课程中,我们会通过一系列的体验式活动,让家长看到自己,看到他人,看到孩子,这是必修课。”

在青少年动力课程里,孩子们将敢于真实的面对自己的优势和弱点,在游戏和反思中理解7个核心能力和7个核心习惯的意义和价值。从而心甘情愿的去建造这些能力。“我们让孩子学会非暴力的沟通方式,基于互相尊重的态度,学会正确的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想法。”

当家长和孩子都能更好的看见自身缺点并学会包容对方时,家长和孩子们之间的不平衡会变得很和谐。这是以诺教育在人格教育上的突破。

“以诺教育希望在家长实现事业腾飞的同时,也能够帮助家长成就另一方事业——培养孩子成为一个具备优秀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人。”黄兆旦博士说到。“家长和孩子在这里实现双向的提升,不平衡的关系将迎刃而解。”

布局海外市场,破局教育规划

据教育部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达到60.84万人,同比增长11.74%,2018-2019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预估2020年度我国出国留学的人数将达73万人。

“现在越来越多孩子走出国门,因为家长们意识到,财富投资和教育投资是相辅相成的,一个是有形的,一个是无形的。”黄兆旦博士说到。以诺教育亲子学院的服务之一就是为高净值家庭进行留学规划,并在规划过程中支持孩子软实力的提升。

“市场上琳琅满目的留学中介机构做的更多的是流水线式的留学申请。而在以诺教育,我们只将留学作为一个阶段性目标。一个人的成长是由很多个任务组合而成的,在海外求学的过程中,帮助孩子面对现实社会的挑战,从而找到自己真正喜欢和擅长的事情。”黄兆旦博士解释到,“现在的出国留学带有仿效性,我们通过各类海外训练营帮助孩子提前了解国外环境和学校环境是否适合自己。2019年的国庆我自己亲自带队走访了美国东海岸的高中和大学。我会帮助家长和孩子们理解什么是好的教育,如何评价一所学校?什么是适合?从而激发孩子的向上的愿望。2020年暑假和国庆,我们将继续推出访校行。所有有意愿出国的孩子都要做这样的调研。”如此实现有形财富和无形财富的完美结合。

布局海外留学市场需要从一而终的坚持,因为海外留学与中国教育的考核标准截然不同。黄兆旦博士以高中阶段教育举例:在中国,高中学习的目标就是完成高考,分数是唯一的衡量指标;而在海外,体育就像是宗教信仰,艺术是生活的必需品。学习、兴趣和社会活动和谐发展。注重提升人际交往能力、时间管理能力、生活能力和互助学习能力。

“以诺教育也希望继续守护大人小孩的成长。我们都把眼光看远一点,百年树人的过程中每个人都要有耐心和使命感。我也特别希望能够规范教育市场并形成行业标准,这是我作为一个教育人的责任。”黄兆旦博士说道。

(编辑:情像)

推荐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