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搜:平日肌肤
广告位
当前位置: 湖南城市网 > 娱乐明星 >

至上励合上演团灭级撕叉,男团不和并不是新鲜事

2017-05-23 17:18 [娱乐明星] 来源于: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 (文/肥西)

李茂的微博简介至今仍留着“原至上励合成员”的头衔,虽然他现在主攻演戏,但要介绍他,还是得从他曾经所在的团体说起。而至上励合这场团灭级地震,在刘洲成的家暴风波之外,其实是从李茂的一则“你们四个欠我一个对不起”的长微博开始的。

 

 

这则长微博的结尾,李茂说“至上代表最好最优秀,励代表勤力奋勉,合代表团结一心,就是说,五个人团结一心,勤力奋勉,努力做到最好最优秀”。

然而却事与愿违。李茂此时站出来手撕前队友,并语重心长地扮演局外人,姿态也并不好看。

有网友评论说,他们不应该叫至上励合,应该改名叫“同归于尽”。

至上励合在成为组合之前,团内大多数成员来自2007年的《快乐男声》(在线观看)比赛。那是快男(在线观看)史上成绩最好的一届,冠军陈楚生,亚军苏醒,季军魏晨,此外还有第四名张杰,第六名俞灏明,第七名王栎鑫,第十名王铮亮。至上励合成员里成绩最好的是队长,当届第九名的张远。

 

 

2008年国内男团并不被看好,选秀出身的男团那两年除了至上励合,就只有同是2007年的另一档选秀节目《加油!好男儿》出身的付辛博和井柏然组成的BOBO组合。BOBO的两个人作为组合时没有代表作品,但这并不妨碍两位成员在以美貌为选秀特色的《加油!好男儿》节目里累积为数众多的亲妈粉和女友粉,而因为美貌,BOBO组合本身也有大量的CP粉。

至上励合首张专辑中的单曲《棉花糖》在当时却有很高的传唱度。

比起普通男团,四个快男加上韩国成员金恩圣(小五)的至上励合,在以团体出道之前也通过选秀积累了相当的人气。

快男十强张远在其他几人面前显得笃定成熟,而在比赛时优异的唱跳表现,很容易让人将他归类为实力担当。

 

 

刘洲成外号小美,总选时就备受注目,拥有韩式花美男外形,白晳皮肤在镜头下十分晃眼。

 

 

李茂在快男之前,还参加过当时东方卫视的大热选秀“我型我秀”,以及TVB全球华人歌唱大赛,作为选秀老司机,也拥有一定知名度。

 

 

团里稍弱的马雪阳和金恩圣,外形都很惹眼,又都走乖巧路线,也很受粉丝欢迎。

 

 

金恩圣作为唯一一个非选秀出身的外国成员,一路从《天天向上》的“特约翻译”,成为主持团一员,知名度反而盖过其他四人。

 

 

作为唱跳团体,至上励合一共发行了一张录音室专辑和数张EP。但随着《棉花糖》的热度在几年后渐渐退烧,虽然2015年仍在发行单曲,至上励合四个字也在被人们淡忘。反而诸如金恩圣入伍跪别《天天向上》,或李茂与弦子结婚的新闻,会偶尔提示这个团体的存在。

 

 

可能是因为在《棉花糖》里唱过“你就是我心中的棉花糖,甜蜜的梦想,彼此牵起的双手,谁都不要放”这样粉红的歌词,大众印象中的至上励合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团体,温和,好看,可爱。跟冷酷,有型,叛逆、攻击性不沾边。因此刘洲成被贴上家暴男的标签时,喜爱或喜爱过至上励合的人,会有点心碎。

但在被包装成韩式男团之前,选秀时19岁的刘洲成是顶着一头十分杀马特的金毛出场的。如果用那时的形象来匹配今天的新闻,一个浮夸虚荣的年轻人,与前妻口中的“软饭王”,差距其实并没有那么大。不过刘洲成说了,好戏在后面。

 

 

马雪阳两度点赞刘洲成家暴微博,让这个快要被人遗忘的团体里也许并没有太大新闻价值的不和浮出了水面。推波助澜的人是李茂。

在指责马雪阳落井下石后,被营销号反咬一口说早年马雪阳替他还赌债,于是再发一篇超长微博细诉马雪阳人品低劣而自己仁至义尽。

 

 

李茂的人设一直是鲁莽直率,去年曝光表妹受公司上级性骚扰事件,仗义果决,挣得许多好感,这也是他近几年来为数不多的强曝光事件之一。他在长微博中自述,自己还是很珍惜至上励合曾经的缘份,那是自己的来处。

而现在他的这个来处变成了网络热词,团员间鸡毛蒜皮的矛盾让人看到男团内本来不用为人所知的阴暗面。

而在此之前,金恩圣入伍时,队长张远还发微博曝光过他剃头的照片,说“你看你这几天胖的呀”,画风是浓浓的宠溺和友爱。

 

 

男团成员不和并不是小概率事件。

日本国民天团SMAP,成团25周年,最后也在团员不和面前分崩离析,于去年12月25日宣布解散,平均年龄40岁的五位大叔从今往后开始各自发展。

 

 

在解散之前,队长中居正广就曾在节目上大曝与成员稻垣吾郎关系普通,接着又说其实并不知道各位成员的住处。

更有媒体指出从成员木村拓哉擅自宣布与工藤静香闪婚开始,SMAP内部排挤木村的情况就日益严重。香取慎吾和草剪刚也说过“早在15年前感情就已经被破坏了”的言论。

 

 

SMAP的代表作《世界上唯一的花》,当年仅日本国内就大卖250万张,被誉为是日本第二国歌,而他们也在团体主持了20年的节目《SMAPXSMAP》上,唱着这首歌,向全日本民众鞠躬谢幕,节目播出时,收视瞬高达到27.4%。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因此还在官方推特上特意发文,“谢谢,SMAP”。

 

 

但日本人严谨的特色也在此次解散中体现出来。

历时15年以上的恩怨,工作时仍然保持最佳合作,虽然坊间仍有传言说节目录制时有过激烈争执,全靠后期掩盖。

也许最好的男团形态应该像5566孙协志说的“工作默契极佳,但私下不联络”。大家彼此只是工作伙伴关系,这样比较简单。

然而,去年在千呼万唤中合体的5566,也不止一次面临“公开不和”的尴尬。

 

 

在台湾电视金钟奖合体表演的5566趁势于去年推出新节目《饥饿游戏》,打正5566回归的旗号,主持群却只有孙协志、王仁甫和许孟哲三个人。早年退团的成员小刀“久不联络”,而在标配名单中的王少伟,从2015年开始就明确表态不愿回归。

2015年中国台湾网络掀起“56魂不能亡”热潮,令早已默认解散的5566翻红,原本决定合体开唱,王少伟却因要拍戏挪不出时间排练而令合体作罢。2016年更是公开说“喜欢合体光环,但更在意拿掉光环之后真实的自己”。明确表态不会归队。

 

 

相比团体成员孙协志、王仁甫的避而不谈或委婉表态,一手带出5566的孙德荣选择公开手撕:“王少伟说他在团体里不开心,我听了也不开心,刚请他进56时,他赚了不少,也买了房子,开心得不得了呢。”

 

 

即使是合体主持的成员三人,孙协志和王仁甫早年也因意见不合被媒体曝出大打出手的新闻,此次复出主持节目时,孙协志也笑说“我本来觉得主持群两个人就够了”。

男团成员凑在一起,本来也只是工作关系的强行组合,彼此不能包容疏通也是正常。

或许曾经F4四个成员如今的关系,已经算是较好的范本。

F4从2002年爆红开始就一直被传不和。时至今日,年纪最大的言承旭率先迈入40岁,四个成员里三个已经成家。因一部偶像剧而成团,今年已是第15年。没什么解散的说法,基本早就各自单飞。

 

 

朱孝天当年说,四个里面最熟的是仔仔,因为只有他能听懂仔仔的冷笑话。他结婚时仔仔却没去,去的是吴建豪与言承旭。而吴建豪2014年结婚时,言承旭也去了。

 

 

这其间,有朱孝天发微博说“我城府不如言承旭”引发的粉丝骂战。也有仔仔隔空表示说这话十分朱孝天。

但是结婚时不请任何圈内人的仔仔,接受采访时却说,最怀念的时期,还是F4的时候。

15年足够四个男人各自成熟,而从寂寂无名到红得发紫的那段时间,毕竟是几个人共同经历。大家可以不是日常联络的好朋友,但也不必互相伤害,并且始终彼此理解。

 

 

男团的关系,如果都像F4,好像也没那么复杂。

如今是个男团备出的年头,什么YHBOYS、“快乐男声组合”、“路边捡了一张充值卡”等等,掐指一算就十几个。至上励合作为一个将近十年的老团,本可以作为一个选秀出身的男团代表,供后辈男团参考,没想到再次让他们进入公众视线的事件,却是从家务事纠纷骤变团体陈年“撕人恩怨”大曝光,十分难看。在团体成员平均年龄已经30岁的2017年,很多事已不能用年少轻狂解释了。要知道至上励合刚出道时,定位是“励志天团”。

 

 

没有建立起一点点相互信任关系的团体,注定对彼此没什么相互容忍的雅量。被情绪支配,被虚荣击退,拿不出好看的作品,更无法喜剧收场。

(编辑:情像)

推荐文章
广告位
广告位